欢迎访问永康市五阳工具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 主页 > 最新动态 > 常见问题 >

微耕机官网

虎子

时间:2015-07-14 10:46来源:微耕机网 作者:微耕机网
虎子是一条狗,纯种狼狗。一条陪我走过童年走过小学走过半个初中然后在我初二那年离开我的一个好朋友。扳指头算算,他陪着我走过了差不多十个春夏秋冬,陪着我走过了那段成长岁月,可是当我渐渐的羽翼丰满,他却开始步入老年。他用他的青春陪着我成长,可我却在长大了之后抛下他到城里求学,不知道他是不是会难过,是不是会寂寞?一定是!可我却不敢承认,心里有一种愧疚感,对他,对我那忠诚的虎子。

刚来到我家的时候,虎子出生还不到三个月。那时候我也还不到四岁。对他当时的样子,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姐姐带着他满院子跑,他在姐姐身后追啊追啊,偶尔会摔一跤,然后咕噜一下爬起来继续追,也顾不得抖掉身上的灰尘。印象中的他就像一个灰黑的小精灵,不知疲倦的跑啊跑,追随者姐姐银铃般的笑声,那么执着。虎子不停地跑啊跑,跑着跑着就超过了我,不只是速度,也包括身体。他蹭蹭地飞长着,姐姐再也甩不开他,也懒得去理他了。而我却被他甩在了身后,怎么追也追不上。

虎子有个绝技,就是站立。在村子里只有我家的虎子能够做到,因为这,许多伙伴都“慕名”来观看他的表演,当然,也包括大人。这时候,我会得意地踱到他的身边,用小手抚摸它的皮毛,然后站定,喊一声:“递爪!”虎子就像战士听到命令一样“腾”的站立起来。我个头小,他的两只前爪只好搭在我的肩膀上,后腿撑在地上,拼命地摇着尾巴,呼哧呼哧喷出的热气打在我的脸上,很热,我却不觉得嫌隙,只觉得特别亲切,就像一个关系特别特别要好的伙伴一样,惟一令我不高兴的是,我要抬头才能看清他的脸。他黄黄尖尖的大头顶着一个漆黑漆黑的鼻尖,略有些湿润,带我童年的我多少快乐的回忆啊!他那站立的姿态,左右摇摆的尾巴,嘴中的热气,刻在我的脑海里,刻在我的记忆里,再也不会消失了。

上学后,不能整天陪着虎子,我想他一定会寂寞的。中午回家的时候,站在坡底长长地大喊一声:“虎子~”然后一道黄影就会从家门口飞出来,沿着盘旋的路向我飞来,拍拍他的头,他又会立刻转身,飞快的跑回家了。当我撅着嘴埋怨他不陪我回家的时候,他又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惊诧于他的速度,却又会惊喜地抱着他笑。可一松手,他就又要往回跑了。“慢点!虎子。”我喊他,他就会蹭的刹住,蹲在原地,拼命地摇着尾巴,等着我。等我刚回到他身边,他就又要跑了。后来我才想明白,他往回跑是要告诉妈妈我回来了,他来回跑是因为他想我,他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的惊喜,他想让我陪着他。可当我想明白的时候,他再也跑不动了,我也不能在中午放学后见到他了。然后,他就走了,等也不等我,连再见也没给我说。

虎子还是我们的情报员,小时候我们非常怕我们的爸爸,怕他的巴掌,怕他的呵斥,怕他那严厉的眼神。那时候特别喜欢动画片,可动画片播出的时间正好也是爸爸山间劳作归来的时候。我们会提心吊胆地打开电视机,然后支楞着耳朵留意着窗外的动静。当听到虎子欣喜的呼吸声和缰绳的抖动声之后,我和弟弟会立即关掉电视机,然后心照不宣地将早已准备好应付的课本摆出来,再然后,就能听到父亲的脚步声了。我和弟弟交换一下眼神,带着窃喜的心情长舒一口气,也会遗憾不能将动画片看完。不过,虎子的“尽职”让我们躲过了父亲的责备,现在想起来,还真得感谢他呢!

学校庆祝儿童节组织小号队,哥哥是小号手。他把小号带回家里,然后我和弟弟会抢过来争着吹,虽然吹不出什么旋律,却有种自我的满足。这时候,虎子会静静地蹲在地上,扬起鼻尖朝着天空长嗥:“呜······”一声又一声,特别凄厉,声音传出好远好远,全村的人都能听见。后来听老人说这叫声像狼嗥,我没见过狼,后来读了《狼图腾》,回想起虎子嗥叫的姿态,我确信就是狼嗥叫的姿态!仰起头,执着地叫,现在想起来,那不是犬吠,而是狼嚎!应该是小号的呜呜声勾起了他体内的那股原始力量吧,我想。虎子是一条狗,我觉得他更像狼。

虎子老了,再也跑不动了,每次放假回家我喊他“递爪”时候,他仍然毫不犹豫地站立起来,只是他的前爪再也搭不到我的肩上,我用双手握着他的前爪,就像握着一个老朋友的手,这个老朋友是真的老了。望着他那略显佝偻的腰,暗淡的毛发,我突然觉得了难过。我长大了,超过了虎子,虎子的青春却已经不复存在了。他还在拼命地摇着尾巴,我又觉得特别感动,为他的忠诚,为他为这个家做的贡献。

虎子走了,在我初二那年。我们全家搬到了延川城里,妈妈把虎子送给了远方的舅舅家,我想这也好,到那边他不会再饿着了。后来听妈妈说虎子胖了许多,我为他感到高兴,他跟着我们吃了太多的苦,也该好好享享清福了。只是不知道在那里还有没有人会好好的陪着他。在后来听妈妈说虎子死了,被杀死给炖着吃了。我好难过,怎么会这样?!这样忠诚的一条狗不该有这样的结局的。我感到无限的遗憾,恨自己在他最后的岁月里没能陪着他。我知道他一定会想我,一定会向我们一起的日子,会想那个带给她快乐的小男孩,那个肩膀柔嫩却放心地让自己搭在上面的男孩,那个在晚上抱着他晒月亮说悄悄话的男孩。我想,他走的时候,是寂寞的,也是欣慰的。

高一暑假,我又回了一趟家,虎子的窝还在,那条拴了他好多年的缰绳还在,他用了近十年的石槽还在,只是虎子不在了。睹物思人,那些回忆潮水般向我涌来:调皮地奔跑着的虎子,晚上钻进我的被窝挠我痒痒的虎子,接我回家的虎子,仰天长嗥的虎子,安静的盘卧着的虎子,略显佝偻的虎子······

有一些回忆,他刻在你的心里,再也不会忘记;有一种感情,虽然无法用言语交流,只要你我知道就已足够;有一种遗憾,这一生这一世再也无法弥补,这种遗憾会伴你一生,教你如何不再留下同样的遗憾。

我会带着这些回忆,带着这种感情,带着这种遗憾,走下去。我会带着你教给我的忠诚,带着你教给我的热情,带着你教给我的隐忍,好好生活。

夜间出去,我习惯性地喊了一声“虎子”。墙角那边没有再发出熟悉到骨子里的缰绳的抖动声和欣喜的呼吸声,眼睛在刹那间湿润了。我的虎子,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有一条狼狗,虽然这一生这一世再也无法见面,虽然再也不能补偿他,虽然给我留下了永远的遗憾,但我真的好想他。

他叫虎子。

感谢大家对西安心海网络的大力支持我们
[向上] 
在线客服
免费热线电话:
400-009-2341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